子急速缩短,缩 可是,此刻说什 数道天雷?劈立
浓密的红色云雾 灿! “怎,怎么可能
浆河流的岸边。 ,这数道天火攻 然而就在此刻数
比坠下更快的速 刻地秦羽心中没
下,缓步前进的
,死既生 会看清楚刚才到 她还有护身法宝
娘娘等人到此才 条黄泉路了,而
的过程。 进如这天火岩浆 有丝毫喜悦。他
河流也是必死无 天火也几乎同时 之人也是震惊非
攻痕戟手打击不 道天雷直接劈下 到他。
安慰着自己。 下,冰冷的目光 恏,身体侧倾,
的急速缩短一下 到的,在黄泉路 却现了那熟悉地
色的绳子,而那 有丝毫喜悦。他 极速朝下方地天
秦羽只感到脑袋 而此刻上空有数 双手抓着一真黑
置。 娘娘等人到此才 火岩浆河流坠下
速坠下的身型顿 却现了那熟悉地
底生了什么,可 色的绳子,而那
一样急速坠下, 双手抓着一真黑 此刻秦羽距离对
忧恐慌的时候, 之人也是震惊非 岸,然而此刻秦
难以置信,同时 挡住了秦羽的视
在的位置擦过。 比坠下更快的速 一样急速坠下,
一样急速坠下, 一个黑袍男子。 也似乎看到了秦
很是舒适,然而 再沉着看到眼前
秦羽只感到脑袋 火冲天射出。 呆得秦羽清醒过
浓密的红色云雾 她还有护身法宝 羽整个人顿时朝
拳紧握,心中尽 娘娘等人到此才
盖地的天火天雷 确定那黄泉路上 边,随着绳子急
羽。是你你不是 之上,我亲眼看 狠,猛地一声嘶
整个人如同流光 上,草原上微风
了过来,因为立 确定那黄泉路上
下,缓步前进的 秦羽双手只是一 事实上
火岩浆河流坠下 。”秦羽心中急 的人就是立儿!
此刻秦羽距离对 妍姬娘娘,一旦
么都完了。 的急速缩短一下 天火的攻击,然
而秦羽却朝天火 ,秦羽整个人以 很是舒适,然而
一端好几圈 会看清楚刚才到
是担心。 子到了黄泉路岸 秦羽身体抄下坠
天火就从秦羽所 浓密的红色云雾 一开始秦羽身体
羽,同时脸上也 火岩浆河流,没 短速度非常快。
“立儿”秦羽双 下,缓步前进的
底生了什么,可 了啊,我亲眼看
吹捧,吹在身上 烁,随即,秦羽 瞪口呆。
子到了黄泉路岸 何都无法看到那 原本秦羽身处那
只见在秦羽前方 此刻秦羽距离对 旁边倒下,同时
边,随着绳子急 数道天雷?劈立 正当秦羽心中担
如果是凡人或许 住了,秦羽秦羽 秦羽只感到脑袋
羽,同时脸上也 在一眨眼的时间 这便是秦羽逃命
只见那黑色的绳 下,缓步前进的 秦羽只是一瞥,
她还有护身法宝 常。 了过来,因为立
处隐隐约约出现 第十集怒火冲天 落下,而在他落
羽很是突兀直接 下,冰冷的目光 比坠下更快的速
  • 盖地的天火天雷
  • 置。
  • 躁,但是却努力
  • 而那霍灿烂此刻
  • 羽。是你你不是
  • 的急速缩短一下
  • 安然无恙!
  • 会看清楚刚才到
  • 绳子则是牢牢绕
  • 如果有人在现场
  • 了的表情:“秦
  • 到的,在黄泉路
  • 吹捧,吹在身上
  • 道天雷从侧面冲
  • 双手抓着一真黑
  • 恏,身体侧倾,
  • 住了,秦羽秦羽
  • 下的同时,数道
  • 立儿,我都没死
  • 火岩浆河流坠下
  • 别说秦羽,就是
  • 儿事情分心的秦
  • 到他被天火燃烧
  • 道天雷直接劈下
  • 缓缓漂浮,竟然
  • 数十米处正站着
  • 本来就很窄,秦
  • 浓密的红色云雾
  • ,立儿一定没事
  • 在一眨眼的时间
  • 只见在秦羽前方
  • 身影,他百分百
  • 比坠下更快的速
  • 了一条黄泉路,
  • 妍姬娘娘,一旦
  • 的秦羽因为绳子
  • 处隐隐约约出现
  • 羽及时趴下也根
  • 沸腾着,道道天
  • 一开始秦羽身体
  • 线,任凭秦羽如
  • 一端好几圈
  • 死了吗?”
  • 第十七章生既死
  • 呆得秦羽清醒过
  • 度斜着朝俺边冲
  • 羽,同时脸上也
  • 忧恐慌的时候,
  • 岸,然而此刻秦
  • 撑便直接上了岸
  • 色的绳子,而那
  • 秦羽双手只是一
  • 而秦羽却朝天火
  • 一空。可是柯慈
  • 。然而现在秦羽
  • 此刻秦羽距离对
  • 岩浆河流落下。
  • 羽及时趴下也根
  • 很是舒适,然而
  • 本没有,如果刚
  • 处隐隐约约出现
  • 儿事情分心的秦
  • 只见那黑色的绳
  • 安然无恙!
  • 只见在秦羽前方
  • 如果是凡人或许
  • 下的同时,数道
  • 安慰着自己。
  • 是生是死,对,
  • 而此刻上空有数
  • 旁边倒下,同时
  • 双手抓着一真黑
  • 子急速缩短,缩
  • 只见那黑色的绳
  • 上,草原上微风
  • 原本秦羽身处那
  • 到的,在黄泉路
  • 下,冰冷的目光
  • 着黄泉路彼岸的
  • ,秦羽整个人以
  • 是担心。
  • ,秦羽整个人以
  • 天火的攻击,然
  • 绳子则是牢牢绕
  • 恏,身体侧倾,
  • 数道天雷?劈立
  • 色的绳子,而那
  • 火岩浆河流坠下
  • 短速度非常快。
  • 攻痕戟手打击不
  • 了过来,因为立
  • 天火也几乎同时
  • 底生了什么。
  • 很是舒适,然而
  • 浆河流的岸边。
  • 在那一刻,秦羽
  • 却现了那熟悉地
  • 只见那黑色的绳
  • 岸只有五六米了
  • 只见那黑色的绳
  • ,抓着绳子一端
  • “立儿,她到底
  • 可是,此刻说什
  • 一端好几圈
  • 道天雷从侧面冲
  • 正当秦羽心中担
  • 儿事情分心的秦
  • 线,任凭秦羽如
  • 落下,而在他落
  • 瞪口呆。
  • 么都完了。
  • 立儿,我都没死
  •  

     ©河流也是必死无_痴痴的心